程序化交易 - 轻松交易从此开始!
您的位置:主页 > 投资经典 >

理察·丹尼斯(二): 开发交易系统 进行组合投资

发布时间:2009-11-09 08:46

分析及检讨每笔交易
    问:运气在操盘中所扮演的重要性有多大?
    答:以长期来看,运气根本不重要。我认为没有一位交易员能靠运气而获得成功。
    问:就单笔交易而言,运气的成份就相当大了,不是吗?
    答:其实这是一种假相。任何单笔交易的成功可以完全靠运气,但这得从统计的角度来看。假如你的交易方法在每笔交易上的胜算是53%,长期而言,你的获胜率就是百分之百。如果要判断两名交易员孰优孰劣,就得花上一年时间的观察才能下结论。
    问:你是少数几个既能根据自己情绪,也能根据交易系统操盘的交易员之一。请问你是如何做到的?在从事交易时,这两者之间如何取舍?
    答:专业交易员经常会下高明的决策,但是他们并不会想要做系统化的分析。例如大部分交易员做某笔交易而获得成功时,他们并不会思考这笔交易为什么成功?或是这笔交易运用的方法是否可以转用到其他的交易上?而我正好相反,总是会对自己的操作分析,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如果你是在交易之前先进行分析的交易员,你仍然可能会因为缺乏实战经验,而无法做出完整的分析。还好我已经具有相当丰富的实战经验,因此我做的研究也比较能够应用到现实世界。
    问:请你举例说明缺乏实战经验对分析可能造成的影响?
    答:譬如说我设计出一套交易系统,它能够告诉我每笔交易的停损价位,当然这个价值正好也是其他人所设的停损价位。可是,在现实的市场中,设定与别人相同的停损价格并不是高明的作法。此外,透过交易系统所得到的资讯,总会与现实市场略有出入。如果不做修正,这套系统充其量也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
    问:你刚才提到根据自己的交易过程设计一套交易系统。你是以自己的笔录还是只凭记忆来设计交易系统。
    答:我会把我所观察到的一切记录下来,然后进行研究分析,此外,我也会检讨我的每笔交易。
    问:你认为交易员应该如何记录自己的交易,并改善交易技巧?
    答:其实交易员大都不愿意回想当天交易的情况。如果当天操作得很顺手,我会如此。但是如果当天操作得很不理想,我就会自我检讨,找出症结所在。当操作不顺手时,交易员不应该保有鸵鸟心态,一心希望转机会出现。
    问:你是说最不顺手的交易,其实是最应该检讨的?
    答:是的。不过,我并没有这样的问题,因为我平常就非常注意自己的每一笔交易。
    问:假如市场出现了某种状况,你的经验与直觉告诉你应该这么做,可是交易系统却指示你做完全相反的动作,你会怎么办?
    答:假如经验与交易系统告诉我完全相反的两种作法,我什么也会不做,一直等到冲突解决之后才行动。
没有不可能发生的状况
    问:如此说来,假如你的经验告诉你,目前是做多的时机,而你的交易系统却指示你做空,在这种情况下,是否还会做多?
    答:遇到这种情况,我可能什么也不做,而静观其变,同时我也会就这种冲突进行分析,以找出导致冲突的原因。不过,我要强调一点:从事交易,必须设想市场上最不可能发生的变化,并预作准备。我做了近20年的交易商,不知经历了多少次“市场上最不可能发生的状况”。因此,千万不要以为市场上以前不曾出现过的变化,以后也绝不可能出现。
    问:问你的意思是说,不要太相信历史?
    答:是的。
    问:可是,你是根据历史的记录设计交易系统的,这不是和你的观念相抵触吗?
    答:看来如此,其实不然。一套优越的交易系统应该可以帮助你即时掌握市场行情的波动。假如你研究过1972年黄豆行请变动的轨迹,你可能会因此在每当黄豆上涨50美分之后出场,因为当时黄豆的涨幅从来没有超过50美分。可是,从黄豆行情后来上涨8美元的情况来看,根据历史而下的结论显然是错误的。一套优越的交易系统,应该能够让你掌握到历史以外的大部分行情变动。
    问:你是说不要让自己未来的行动受制于以往的经验?
    答:是的。市场以往变动的轨迹可以告诉你某种市况代表行情会上扬,或是代表涨幅有限,但绝不可能告诉你行情不会再上涨。
设定停损点分散风险
    问:你从一名小交易员摇身变成超级交易员,而且目前所管理的都是投资人的资金。请问筹码过多,是否会影响到你的操作?交易规模过于庞大是否会对你交易的成败造成负面影响?
    答:当交易规模大到某个程度时,的确会对我造成影响。不过我认为,目前的交易规模还没有到达这种水准。目前我所管理的客户基金共有1亿2000万美元,我觉得当我所管理的基金是目前水准的三倍时,才可能对我的操作造成影响。
    问:换句话说,你目前所管理的基金金额还没有到达你能力的极限?
    答:是的。
    问:这是不是因为你用多种方式从事操作,才不会把所有的资金集中于某个市场上?
    答:是的。你必须考虑分散风险的问题。假如你只有一种交易策略,或者只是一个人做决定,你绝对无法管理一笔庞大的资金。但是如果你有多种交易策略,或是有一批人帮你做决定,管理几亿美元的资金根本不成问题。
    问:你训练交易员是否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答:其实我在实施训练计划时,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点。不过,这套计划确实为我的决策工作带来许多便利。事实上,我们已经在考虑授权,让部分接受训练的交易员来管理客户的资金。
    问:当你进行某一笔交易时,你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知道这笔交易是错误的?是靠什么知道的?
    答:假如交易发生后一到两周出现亏损,那么这笔交易显然是错误的。
    问:你从事交易是否会设定停损点?
    答:会。每笔交易都应该设定停损点,这是即时逃命的唯一方法。
股市行情脉络难寻
    问:请你谈一谈你的主要交易策略?
    答:顺势而行。这是一个相当简单的策略,不过其重要性远超过其他的交易策略。不论你使用何种方法从事交易,任何方法都必须保证你能顺势而行。
    问:任何一套交易分析系统都能轻易地指示出大势所在,你有没有其它特殊的方法侦测市场走势?
    答:没有。我只要发现大势所在,就一定立刻行动,问题只在于行动时间的早晚而已。至于这一点,我会观察市场对消息面的反应。如果市场行情在应该上涨的时候上扬,我就会尽早进场。如果市场行情在应该上扬的时候下跌,我则会在一旁观望,等待大势明朗化。
    问:各个市场之间的共通性有多大?譬如说黄豆市场的价格走势与债券市场相类似呢?还是互不相干?
    答:即使不熟悉某个市场,我也可以在其中从事交易。
    问:如此说来,你是指各市场的特性其实相当类似?
    答:是的。如果有一套交易系统,它在黄豆市场与债券市场都无法发挥作用,我们就会放弃这套系统。
    问:请问股市是否例外?我是说,股市的特性是否与其他市场不同?
    答:我认为股市比较特殊。
    问:为什么
    答:根据我的观察,股市中各类股票价格波动的随机性要比一般商品市场高,这也就是说,商品市场行情的波动比较具有趋势存在,然而股市行情波动就很难找出脉络。
    问:请你解释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
    答:我认为股市中股票的种类太多,个股的基本面资讯也过份分散,不足以汇聚成整个股市行情的大趋势,商品市场则恰好相反。
    问:在商品市场中,技术面的资讯基本上只包括价格、成交量与末平仓量等,然而股市的技术面资讯远多于商品市场,例如还包括了各类分析指标。一般趋势识别系统所能分析的资讯不多,是否就是无法运用于股市的原因?
    答:我不认为如此。我的看法是,一般趋势识别系统之所以不适用于股市,是因为股价指数与各股行情之间的随机性太强,而一般的趋势识别系统根本无法消化个股股价变化的讯息。
    问:交易发生亏损时,你如何处理?
    答:减量经营。如果情况真的很糟,干脆出场。
    问:你是否偶而脱离市场好几天?
    答:一般来说是一到两天,不过人的确需要一段缓冲期。这种青形就像投球,总要先有一些准备动作。
市场变动无道理可循
    问:一般人对市场的最大误解是什么?
    答:误认市场变动有道理可循。
    问:在技术分析方面,一般人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答:误以为技术分析不比基本分析重要。
    问:你从事交易时,会参考别人对市场的分析吗?
    答:不会。在训练学员时,我总会问他们:“如果你根据市场资讯研判目前是买进的时机,可是你打电话给经纪商时,他却告诉你他正在卖出,请问你这时候会买进、做空或者采取观望态度?”学员如果对自己的判断没有信心,选择了买进以外的答案,他就会被淘汰于训练计划之外。
    问:你为什么要管理别人的资金?其实你只管理自己的资金就足够了。
    答:管理别人资金的最大好处是,既具有获利潜力,又不必承担风险。从事交易若要减少风险,则可以缩少交易规模。然而如此,获利能力也会减少。如果加进别人的资金,我不但可以用它来增加我的获利,同时也可以把风险控制在低水准。(注:在第二次访问中,丹尼斯改变了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这可能是受到其基金遭受重大损失的影响。丹尼斯决定脱离资金管理人的工作,他说:“我发现替别人管理资金是得不偿失的事。不过,不是在财务方面,而是在心理方面。”)
    问:我知道你不会喜欢下面这个问题,不过,我还是要问。你所管理的基金有一部分在1988年4月被停止交易。这是不是因为那些基金已达50%的自动停损点?
    答:事实上,我们是在这些基金的亏损达约49%时,就停止交易了。我们出清所有的部位,然后请求投资人准许再降低停损点。
    问:你会不会因为这次经验而改变你以后的交易策略?
    答:我可能会提前停止交易,以减少亏损。不过,我不会改变交易策略。有人曾经对我说:“市场既然不景气,你大可反向操作,这样不就能转危为安了吗?”我告诉他,我绝不会反向操作,因为就长期观点来看,这种做法会造成难以挽救的亏损。
发展交易系统日益困难
    问:你是否认为市场本身的变化造成了你的重大亏损?
    答:很难说。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即市场上价格向上突破的假相越来越多。
    问:这种现象是否与过去五年到十年间,电脑交易系统日益普遍有关?是不是有太多人使用这类系统,结果反而使这类系统无法发挥功用。
    答:这是毫无疑问的。这种现象代表市场上技术面的力量已经凌驾基本面。
    问:如果市场变化过于离谱,你是否会立即出场?
    答:当然,如果你在这种情况下犹豫是否要立刻出场,你就一定会惹上大麻烦。
    问:你认为电脑交易系统是否会有完全失效的一天?
    答:我们总有一天会发现电脑交易系统不再管用。甚至往后要发展一套好的交易系统会加倍吃力。
    问:在这种情况下,以往所使用的交易方法,在往后还能发挥同样的作用吗?
    答:假如你对市场的看法正确,你还是可以找到有用的电脑交易系统。恕我不能详细解释这套方法,假使这套方法有效,这实在是极有价值的资讯。要成功,就必须领先别人一步。
    问:听你的口气,好像你早在1987年底陷入低潮之前,就已经着手寻示这个问题的解决之道了?
    答:是的。过去十年间,使用电脑交易系统从事交易的人越来越多。我们早就开始在讨论这个问题。我们花了大半的时间尝试把市场上的各种问题观念化。花了好几年时间,我们才知道如何提出正确的问题。
    问:你是在什么时候才找到答案的?
    答:说来相当讽刺,大概就是在我决定停止操作的时候。
    问:我知道你不愿详细解说你的解决方法,不过你这套对付技术面假突破的方法,是不是从短线为着眼,因为只有如此,你才能即时反应市场变化?
    答:这套方法的好处在于它能根据个人的操作风格,为他找出市场中期走势。
    问:当你提到你所管理一亿美元基金亏损了50%的时候,你的口气仍然很平稳。你真的是处之泰然吗?你的情绪难道没有受到影响?
    答:我尽量避免让自己的情绪受到影响。为这种事情而感到心神不宁,既不值得,也无帮助。在下操作决策时,必须尽量避免掺杂个人的情感在里面。
操作宜以平常心处之
    问:你说得很对,可是你是如何做到的?
    答:你必须保持平静,毕竟交易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而已。同时,对我来说,操作失败导致情绪受影响,会使我对日后的交易丧失信心,而只重视短利,会忽略了大局。因此,我会尽量避免让自己因为交易失利而陷入情绪低潮。
    问:你是说你可以避免落入情绪的陷井中?
    答:是的。不过,我也会在交易顺手时,以平常心待之。假如你会因为交易成功而过度高兴,那么在交易失利时,你就会益发感到失望。我从事交易已经有20年,若非学会了保持平静,我早就会被交易生涯中的大起大落逼疯了。
    问:历经20年的交易生涯,你是否比较容易避免掉入情绪的陷井中?
    答:也不尽然,我只是变得比较容易保持平静,而每个人都会有弹性疲乏的时候。交易员就像拳手,市场随时都会对你施以一番痛击。经历了20年,我已习惯这些痛击了。
    问:你对交易员在交易夫利时应该如何自处,是否有什么建议?
    答:这有点像打高尔夫球,第一杆打得很差时,你大可怨天尤人,然而在打第二杆时,你仍然得全神贯注。
不过分重视经济指标
    问:你会使用如经济成长率、通货膨胀及美元汇率等长期经济指标,做为交易决策的依据吗?
    答:我会注意这类指标,但是,我会尽量避免在从事交易时利用这些资讯。操盘有点像是掷被你动过手脚的段子,你之所以要赌段子,是因为你知道这颗段于(市场)对你有利。长期经济情势即使可以验证交易决策的正确性,但是我还是认为,对个别交易而言,并没有差别。
    问:即使你认为美元会崩盘,你仍然不会改变既定决策的方向,是吗?
    答:我认为不会,而且我也认为决策的方向不应该受到影响。从事交易最忌讳的事莫过于错失大捞一笔的良机。过分重视长期经济情势,就会使你犯下这种错误。举例来说,假设我因为认为美元行将走软,而放弃抛空外币的机会,我可能就会因此而错失一大笔财富。就等美元后来的确定软,我又获得了什么?也许只是躲过一次小亏损罢了。
    问:沈浮交易20年,你认为美国未来经济的大趋势是什么?
    答:我敢断言,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将会在1990年底创下新高峰。
    问:导致通货膨胀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答:主要原因在于避免经济大衰退。为了避免经济衰退,美国政府会设法刺激经济成长。
    问:换句话说,美国政府担心经济衰退而放宽货币政策,结果却引发通货膨胀?
    答:是的。借钱给政府与企业界的保守派人士不会相信,放宽货币政策是解决经济衰退的方法。
    问:你是说预算赤字是一颗定时炸弹,迟早会对经济造成重大伤害?
    答:是的。我们不能因为这个问题目前不大,就认为不是问题。
    问:这么说来,我们目前是年复一年的审查预算赤字,然后说:“这个问题现在不大,经济还相当景气。”直到有一天,预算赤字严重到不可收拾,大家才会惊醒过来?
    答:这就像是白蚁。你可能等到房子垮了,才注意到白蚁的存在。
减少赤字平均预算
    问:假如你是美国总统,你的当务之急是不是解决预算赤字?
    答:当然是。我认为这对民主党尤其重要,因为是他们首先引用凯因斯经济理论的。虽然这是个相当伟大的理论,却不适用于现实世界。
    问:我不认为凯因斯曾经提倡在经济景气时使用赤字政策。
    答:是的,他并没有这么说。他只说,在景气时使用盈余政策,在衰退时运用赤字政策。目前我们的问题则是只有赤字,同时政府又欠缺足够的意志力在经济景气采行盈余政策。一言以蔽之,美国政府显然是以凯因斯理论做为货币宽松、过度支出与过度消费的藉口。我们必须承认在现实世界里,财政赤字的观念是有瑕疵的。
    问:你认为那些经济理论适用于当前的经济环境?
    答:我们应该抛弃赤字预算的做法,我们必须逐步减少赤字,而且联邦政府也应效法各州政府平衡预算,佛利曼所提,以经济成长率来决定货币供给额的稳定成长,或许是好建议。
    问:你对交易新手有什么忠告?
    答:从事每笔交易时,你都必须有最坏的心理准备,因此应该小量经营。另外,你应该从错误中吸取经验;不要斤斤计较每天行情的涨跌,应该注意交易决策的方向,不应对单笔交易的成败患得患失。(在丹尼斯宣布退休之后,我曾经透过电话追问他几个问题。我把问题告诉丹尼斯的助理。几天之后,助理打电话给我,把丹尼斯的回答告诉我。以下就是这些问题的答案。)
    问:在你从事交易的最后一年,你的基金投资人赚得并不多。如果有一位投资人从你担任交易员的第一天起就投资你的基金,他今天会是什么情况?
    答:每1000美元会增加3833美元,平均年投资报酬率为25%。
勇敢面对失败的交易
    问:听说你在从事交易的最后一年损失惨重,这种说法是否有夸大之谦?
    答:我在市场上所赚到的钱,有10%是在最后一年亏掉的。不过,就资本净值的比例来说是偏高了,因为我曾经捐了不少钱做为慈善及政治献金。
    问:最后一年交易不顺手,是否使你决定提早退休?
    答:没有。这和我退休没有任何关系。
    问:退休之后,你会完全不涉足交易,还是偶而会做一些交易?
    答:我不再涉足交易。
    理察·丹尼斯是商品交易的传奇性人物。他是那种在市场行情跌到谷底时大量持有多头部位,而在市场行情涨升到顶峰时,大量持有空头部位的交易员。
    丹尼斯认为,身力一名交易员,最可怕的错误莫过于错失获利良机。根据估计,他有95%的利润来自于5%的交易。换句话说,如果丹尼斯不能够确切掌握获利时机,他可能是一名失败的交易员,另外,丹尼斯还提出一项非常重要的论调,那就是,你最不想检讨的交易棗失败的交易棗其实正是你最应该检讨的。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程序化交易 | 交易知识 | 投资经典 | 模型鉴赏 | 代写指标 | 联系我们

全国统一客户服务热线:18865500020
程序化交易交流群:8641958
新浪博客:程序化交易网-官方博客
京ICP备10004064号-4
COPYRIGHT 2008-2018 WWW.ZC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