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化交易 - 轻松交易从此开始!
您的位置:主页 > 投资经典 >

理察·丹尼斯(一): 开发交易系统 进行组合投资

发布时间:2009-11-09 08:58

在市场行情跌至谷底时,丹尼斯大量持有多头部位,而在行情涨升到顶峰时,他却持有空头部位。这正是他之所以能掌握获利良机,成为交易员推崇备至,商品市场传奇人物的主要原因之一。
    理察·丹尼斯是在1960年代末期踏入商品交易行业的。当时,他只是交易所营业厅内递单的小弟,赚取微薄的薪水。1970年夏季,他决定自立门户,于是向家人借了1600美元,在美中交易所(MidAmericaExchange)买了一个会员席位。
    美中交易所是一个小型的交易所,合约规模小于其它各主要交易所。不过,由于其每笔合约金额较低,因此比较能够吸引资金较少的掮客与投机客。对刚出道而且拥有资金不多的丹尼斯来说,美中交易所是再适合他不过的了。此外,美中交易所也是丹尼斯唯一能买得起会员资格的交易所。
    美中交易所的会员资格花了丹尼斯1200美元,他的可运用资金因此只剩下400美元。说来令人难以置信,丹尼斯最后竟然把这笔小额资金变成一笔约为2亿美元的财富。套句他父亲说的话:“我们这么说好了,理察很会运用这400美元。”
坚守原则的传奇人物
    尽管丹尼斯是一位顶尖的交易员,他也经历过几次重大挫败。其中一次是在1987年底到1988年初,丹尼斯基金损失的金额高达50%,而他私人的帐户也遭逢相同的命运。正如他写给投资人的公开信:“我个人的损失与您所遭遇的损失一样惨重。”
    也许这就是丹尼斯成功的原因,即对于重大挫败丝毫没有情绪化的反应.很显然地,他已经能适应遭受重大挫败,并视之为交易生涯中较大的涟漪而已。他在这段期间的信心丝毫没有动摇,深信只要坚守自己既定的交易策略,一定会出现转机。若非我已获悉他正处于低潮,单凭他在接受访问时表现出来的自信,我一定会以为他当时还在赚钱而不是赔钱。
    丹尼斯本人一点也不像百万富豪,他的节俭生活在商品交易界中早已有口皆碑。事实上,他唯一符合百万富豪的行径,是他在政治与慈善事业方面的一掷千金。丹尼斯是罗斯福美国政策研究所的创办人,该个心是自由学派的智囊团。丹尼斯本人则主张美国政府应对富有的美国人课重税。尽管丹尼斯热衷政治,他在政治方面的成就却远不及商品交易。
    当初我在列举访问对象时,丹尼斯是首先浮现在我脑海的几个名字之一。他早就是交易行业中的传奇人物,本书中所访问的其他著名交易员都对他推崇备至。
    为了这次访问,我与丹尼斯的助手频频接触。我把访问计划拿给他看,他则告诉我,他会向丹尼斯报告,然后再通知我。一个星期后,我接到电话,他通知我可以在下个月的某一天拨出一个小时与我会面。我向他解释,我大老远跑到芝加哥,完全是为了采访丹尼斯,一小时的时间实在太少。他的答覆却是丹尼斯只能给我一小时,言下之意是要不要随便。最后我只好同意,不过仍然希望如果访问气氛良好,丹尼斯也许会多给我一些时间。
为人严谨 杉杉有礼
    访问的当天,我比约定时间早五分钟到达丹尼斯的办公室,丹尼斯则是准时赴约。他彬彬有礼地与我握手,并向我道歉说他可能会在接受访问时,偶尔看一下商品行情显示幕。不过,他向我保证,这样的行为绝不会妨碍采访的进行。
    在访问开始时,双方都有一些紧张。在我这一方面,是担心一小时时间不够。至于丹尼斯,我想到是因为天性羞怯的缘故。不过,在5到10分钟后,双方紧张情绪就消失了,气氛变得融洽,访谈也入佳境。
    45分钟之后,我猜想丹尼斯可能会因为双方谈得相当融洽而多给我一些时间。可是结束的前10分钟,他对我说:“我大概还有lO分钟可谈,假如你有比较重要的问题,可以先提出来。”我依言照办。10分钟之后,丹尼斯斩钉截铁地告诉我:“我想时间到了,谢谢你。”
    我来不及对丹尼斯提出的问题,主要是有关他在政治方面的经历,例如参议院举行听证会调查丹尼斯涉嫌操纵黄豆市场,以及美国罗斯福政策研究所和丹尼斯所熟识一些政治人物的事。这些题材一定颇具吸引力,不过由于和本书主旨不合,因此,我只选择与交易有关的问题向他讨教。
    访问结束前,我打出我的王牌,我说:“我们还没有谈论你的政治生活。”丹尼斯则以四两拨千斤的方式,轻而易举地化解了我的攻势。他说:“读者对这一方面不会有兴趣的。”然后,他起身送客。六星期之后,我要求再度采访丹尼斯,本书中有关丹尼斯基金遭到重大损失的部分,便是出自第二次的访问。
    在第二次访问的一个月之后,丹尼斯宣布退休,专心从事政治工作。从此以后,丹尼斯是不是永远不会再涉足商品交易7也许吧?不过也很难说唱。
    问:你当初是如何踏入商品交易这个行业的?
    答:高中毕业后,我就在一家交易所打工,充当业务员,当时我的周薪是40美元。可是,我试着从事交易,经常在一小时之内赔掉一周的薪水。不过,现在回想起来,这些钱与我所学到的交易知识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追求成功的强烈意念
    问:听说你在不满21岁的时候,就和令尊去交易所。他在场内,你则在场外打手势指示他如何交易。
    答:那是1968年与1969年的事情。我父亲拥有交易所的会员资格,可是他对交易懂得不多。我们这么做只是因为我想去交易所,可是年纪又不够进入场内。在年满21岁的当天,可以说是我父亲最快乐的日子,因为他说:“我实在不喜欢带你去交易所。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全都是你的主意。”
    问:你打手势,令尊下单,这样是不是很不方便?
    答:是的,我们经常亏钱。
    问:不过,你们也不致于赔得太多吧?毕竟你们的交易量很少。
    答:在那段期间,我大概赔了几千美元。
    问:你认为那段时光值得吗?你在那段期间也学到不少东西吧!
    答:是的。根据经验,我要奉劝刚出道的交易员(虽然这是老生常谈)在踏入商品交易行业时,心里一定要有最坏的打算。
    问:你知道若干交易员早期很成功,却可能在日后失败的事吗?
    答:我很早就注意到这类交易员。对这些交易员来说,他们不在意第一笔大交易是否成功,反倒十分关心第一笔赚钱的交易是因为做多还是放空。他们日后可能因此就一直坚持做多或做空。其实做多与做空是同样重要的,你绝不可以特别钟爱任何一方。如果犯下这种错误,你的交易一定不会很成功。
    问:是谁使你如此具有信心,能以微薄的资本进入美中交易所从事交易?老实说,只要稍有差错,你就可能血本无归。
    答:美中交易所的好处是商品合约金额小,即使亏损也赔不了大多。至于说信心,我不知道当时我是否有信心。我从事商品交易的动机,和其他许多交易员一样,只是受到一股追求成功的意念趋使。
分散风险 顺势而行
    问:大部分交易员在从事交易的第一年都不怎么顺利。可是,你在第一年就相当成功,这是如何办到的?
    答:我当时做对了一件事,那就是即使资金很少,我也不会全部投入一笔交易。另外,我的运气也不错,正好赶塔上1970年玉米收成量大减,导致玉米价格暴涨的列车。
    问:搭上这班列车完全是靠运气,还是因为你有远见?
    答:我想是我较有远见的成分大。当时我对交易的概念还不十分清楚,不过我至少学到一个正确的观念棗顺势行动。记得周五那一天,谷物市场收盘创下当年的新高价。我相信,而且我到现在还是如此相信应该跟随市场走势行动,走势越强,越应如此。我记得自己在当天临收盘前买进几手玉米、小麦和黄豆期货。结果在隔周一,这些合约都因为玉米欠收的报导而告涨停。
    当然,如果我的判断正确,那么即使玉米欠收的情况没有发生,我也会靠这笔交易赚钱,只是从400美元变成2000美元的时间会拉长而已。总之,我并不是随便猜的,而是靠着正确的交易观念、顺势而行,才获致成功的。
    问:在这笔交易中,周五市场行情涨势强劲是否就是下周行情的指标?
    答:是的。最起码你不应该在市场收盘上涨时放空,或是在市场收盘下跌时做多。
    问:我很奇怪你竟然舍得放弃交易,而到研究所念书。
    答:早在1970年夏季之前,我就申请要到研究所就读。可是,我在那年夏季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靠交易赚了3000美元,使我实在难以忘情于交易。结果我只在纽奥良州的土兰市待了一个星期。
    问:从那时候开始,你就成为全职的商品交易员吗?
    答:是的。
情势不利,更须审慎
    问:谈谈你印象最深刻的交易经验?
    答:在我离开研究所以后的第一年,有一天我作了一笔非常糟糕的交易,害我损失了300美元。由于我当时的资本只有3000美元,因此这对我来说实在是一笔相当大的损失。我为了赚回这笔损失的金额,于是又加码,仍持有原部位,结果又赔了。可是,我还是不甘心,于是第三度加码,结果仍然是赔。到当天结束,我总共赔了1000美元,亦即我资本的三分之一。
    有了那次经历以后,我学会要在遭逢重大损失时,干脆出场回家睡觉,隔一段时间再考虑进场。所谓旁观者清就是这个道理。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我当时的交易策略预先考虑到可能遭逢损失的风险,我就不会输得那么惨。
    问:如此说来,那次经验使你以后不会再犯下如此严重的错误.
    答:一点也没错。我学到不要为赚回损失而加码的观念。另外,我也了解到当自己遭遇重大损失时,情绪会大受影响,并导致判断错误。因此,在遭逢重大损失时,应该隔一段时间再考虑下一笔交易。
    问:我想这次经验的教训是:“当情况不利时,别急,慢慢来。”
    答:是的。你必须把损失减到最低,尽可能保护自己的资本,在最短的时间内扳回最大的利润。你绝不能把资本押在一笔不是十分理想的交易上,
    问:让你首次尝到大获全胜滋味的,是不是1973年的黄豆大多头市场?
    答:在我那一年的黄豆市场上赚了一大笔钱,让我有足够的资金于第二年进入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不过,我并不是靠做长多而获利的。当时,我是场内交易员,经常抢短线,当时市场交投相当热闹,正适合我枪进杀出。
    问:这么说来,你的成功并不是靠顺势而行的交易策略,反倒像是偏重投机性交易?
    答:当时有许多人担心市场行情已经涨过头,因而提前下车,甚至在几乎能确定第二天市场会跳空涨停也如此。我则会在他们卖出时进场,
    问:听起来好像很容易得手。
    答:其实也有一些风险,不过只要你顺势而行,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问题市场趋向多样化
    问:从事交易许多年,你是否在某一年陷入低潮期,你是否曾经因为对某个市场走势判断严重错误,而导致你在那一年的交易蒙受重大损失?
    答:交易陷入低潮通常是所有商品市场的走势对我不利或图表出现许多技术性假突破所引起。但是,只要有某一个市场走势有利于我,我通常都有办法转危为安。
    问:你曾经在哪一年陷入交易低潮?
    答:对我来说,1978年实在不适合我从事交易,因为我当时正处于从场内交易员转变为一般交易员的转换期。我对这两者的区别根本毫无概念。
    问:你是在1978年开始成为一般交易员的吗?
    答:1977年我还是场内交易员,不过在1978年,我就完全脱离场内交易员的生涯了。
    问:如此的转变,是否就是使你日后偏重长线交易的原因?
    答:基本上,我是在1978年才想成为一般交易员的;同时也才吸收了做长线的观念,在交易所场内进行交易比较方便下单,因此容易做短线,可是要在场外从事交易,就无法享受到这种便利。此外,场内交易员可以凭藉场内的气氛与现场情况来决定买进或卖出,可是坐在办公室里,就只能靠观看市场行情显示幕来作决定了。
    问:那么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转变呢?老实说,你当时是一位相当不错的场内交易员?
    答:我在1970年刚出道时,市场上还没有汇率、利率、黄金等商品期货。可是,到1978年时,这些商品已经出现,例如汇率期货交易便是在1974年登场的。我无法忽视它们的存在。
    问:这么说来,你是由于想在较多的商品市场上从事交易,才放弃只能在单一商品市场进行交易的场内交易员生涯?
    答:是的。在我刚出道的时候,并没有这么多的交易机会。
    间:我知道你曾经要组织交易员训练计划,这是哪一年的事?
    答:我在1984年初曾经训练过一批人,1985年初又训练了一批。
    问:这项计划的动机是什么?
    答:我有一个从高中时代开始便是朋友的合伙人。我们两人经常意见不合,其中一项争执是,成功交易员的交易技术是否可以简化为一套规则(这是我的看法),还是每一位成功的交易员都具有一些难以言喻,而又神秘的特质。我们经常为这个问题争论不休.后来,我恼火了,于是说:“我有方法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找一批人来训练,然后观察训练的成果。”他同意了我的方法。
    老实讲,这套训练计划是一项实验。我们尽可能把我们所知道的交易技术传授给他们,我也设法把我所知道的一切予以规则化.实验的结果证明我是对的,我并不是自夸,这套训练计划的成效确实惊人。
决心毅力乃成败之关键
    问:你是说你的观念是,只要是正常人,都可以经过训练而成为高明的交易员?
    答:不是。我们严格筛选出一批我们认为适合做交易员的学员。我们当时收到1000份应征信,从中选出40位来面试,然后再从这些人当中挑选10位出来。
    问:你们是根据哪些来筛选的?
    答:我们能不能不谈这些。因为假如我告诉你其中的一项条件是要具有棋士的特质,我想我们以后会收到一大批棋士的应征信。
    问:聪明是不是主要的条件之一?
    答:聪明只是交易员的特质之一,但并不是绝对的要件。
    问:你是否介意把自己压箱底的绝活全部传授给别人。
    答:当然。不过,我不像大部分的交易员,认为大家都知道的交易策略就根本不算是交易策略。其实只要方法正确,就算对交易只有大略的了解,也能成功。我常常说,报纸刊登的交易技巧,根本就没有几个人会照着做。总体而言,交易成败的关键在于决心与毅力。几乎人人都能列出我们所传授的80%的交易规则,可是他们却无法教人在市场情势不稳定时如何坚定这些规则。
    问:训练时间有多长?
    答:非常短。在第一年,经过两周的训练,我们就要他们实际从事一个月的交易,观察训练成长。在第二年,我们更把训练时间缩短为一周。
    问:总共有多少位学员?
    答:总共有23位。
    问:他们的成绩如何?
    答:我们淘汰了三位表现不理想的学员。至于其他20位学员的平均年投资报酬率都在一倍左右。
    问:你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传授给学员,不就等于是制造了20个翻版的理察丹尼斯吗?他们的交易手法是否会与你相同。
    答:我们之间仍然会有相当大的差异。因为我们会在课堂上不断提醒说:“我们会把我们成功的交易方法教给你们,不过你们必须加上自己的判断和个人的操作风格。”
    问:这批经过调教的交易员目前总共有多少资金供他们运用?
    答:如果包括逐年投入的资金和所赚到的利润,目前大约每个人有200万美元。
    问:最初每个人有多少资金?
    答:10万美元。
    问:我听说你称呼这批交易员为“龟”。这是非常有趣的称呼,请问当初为什么会用这个名称?
    答:在决定从事这项训练计划时,我刚从远东回来。我后来向别人提起这项计划时,无意间说道:“要培养交易员,就得像新加坡人养龟一样。”我在远东访问时,曾经在新加坡参观龟养殖场,这家养殖场里有数以千计的龟,令我印象深刻。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程序化交易 | 交易知识 | 投资经典 | 模型鉴赏 | 代写指标 | 联系我们

全国统一客户服务热线:18865500020
程序化交易交流群:8641958
新浪博客:程序化交易网-官方博客
京ICP备10004064号-4
COPYRIGHT 2008-2018 WWW.ZC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